当前位置: 主页 > 道学讲堂 >

《道法九要》讲座(6)

时间:2009-06-29 09:1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六讲  诚敬守一,济世度人


陈耀庭

“守一”被赋予新的意义

白玉蟾在《道法九要》的第七要是“守一”。“守一”是《庄子》(即《南华真经》)中提出来的。其《刻意》篇称,“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汉代道教就开始流传“守一”的养生功法。“守一”的“一”就是道。守一的方法,就是全神贯注于道,而不分散思想和精力。道经中说“人能守一,必得真仙”。不过,白玉蟾在《道法九要》中为“守一”添加了新的含义。
白玉蟾一开始就提出一个问题,“达观行持者,间或不灵,呼召不应者,何故?”“达观”,在现代汉语中是看得开、看得透的意思,在古汉语中指的是观察全面、了解透彻的意思。行持,就是施行道法。“达观行持者”,指的是精通道法而施行道法的人。“间或不灵”,“间或”,有时候的意思。“间或不灵”,就是施法有时候会不灵验。“呼召不应”,即召唤天将神吏,得不到响应。“何故”,那是什么原因的意思。
白玉蟾说,“初真行法者,累验非常。广学者,却不如之。此非法之不应也,缘学者多传广学,反使精神不能纯一,分散元阳。登坛之际,神不归一,法不灵应”。这里的“初真行法者”指的是刚刚开始学法和行法的人。“累验非常”,就是一次次的灵验非同寻常。这里的“广学者”指的是学多了和学久了的人。“却不如之”,反而不如初真行法的人的意思。白玉蟾对这样的现象指出了原因,“此非法之不应也”,意思是这种情况并不是道法不灵验了。而是因为“学者多传广学”,就是学法的人从不同法派的前辈那里得到传法,从各种途径广泛地学法。“反使精神不能纯一,分散元阳”,就是多传广学反而使得“广学者”的精神不能纯粹守一,元阳之气被分散消耗了的缘故。“登坛之际”,就是登上道坛行法的时候。“神不归一”,就是元阳之神不能固守于道。“法不灵应”,于是,道法就不能灵验,神灵也不响应了。
接着,白玉蟾就阐述“守一”的道理。“岂不闻老子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灵。今志于行持者,必当守一,法而自然,通天彻地。不知抱玄守一为最上功夫,但耽于广学,反不能纯一矣”。“岂不闻老子云”,就是难道你没有听到老子说过的意思。“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灵”,这三句话出自《道德经》第三十九章,不过通行本作“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将“人得一以灵”和“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联系在一起,在唐宋文献中已经出现。白玉蟾说“人得一以灵”,就是人能够得到“一”就灵妙的意思。“得一”就是固守而没有杂念,没有杂念才能灵验。“今志于行持者”,说的是现今有志于行施道法的人。“必当守一”,一定要守一,使自己的思想集中于“道”,没有杂念的意思。“法而自然,通天彻地”,就是道法自然,道法就会灵验,畅通于三界之间。白玉蟾批评那些“不知抱玄守一为最上功夫”,即不懂得固守于“道”和保持守一心态是最上乘功夫的人。这样的人“但耽于广学,反不能纯一矣”,意思就是他们只是沉迷于广泛地学法,反而不能保持自己思想信仰和心态的纯粹守一了。
白玉蟾这些批评是有自己切身经验和教训的,他曾经云游于罗浮、武夷、龙虎、天台等山,到处寻师访友,学习道学、道法、科仪等各法派的内容。但是,一直不能悟道、明道和得道。直到他遇见了陈楠,陈楠一席话使得他茅塞顿开,专心师承陈楠,学习南宗丹法,于是,才真正悟道。白玉蟾深知不同法派前辈们对于道法各有解释,他告诫学习道法的人一定要懂得守一。白玉蟾说,“盖上古祖师虽有盈箱满箧灵书,留之引导凡愚,开发后学。不知师心自有至一之妙,不教人见闻,鬼神亦不知其机。用之则有感通”。“上古祖师”,指的是自古以来的祖师和前辈。“虽有盈箱满箧灵书”,“箱”即书箱,“箧”即小箱子,“盈箱满箧”,就是大小书箱的意思。虽然有装满大小书箱的各种道法经书。“留之引导凡愚,开发后学”,意思是众多的道法经书都是为了留下来引导普通人或者不聪明的人,那是启发后来学法的人用的。“不知师心自有至一之妙”,“至一”原是指高度一致,引申为师父授业自有其奥妙的意思。“不教人见闻”,就是这些经书并不教徒弟去到处见闻。“鬼神亦不知其机”,即使鬼神也不知道道法的机理。“用之则有感通”,只是施行道法后就有感应和通达。这里说到各种道法都是专一的,而不是广博杂陈的。
这里,白玉蟾专门举说了道法使用的法印。“且法印亦不可多。专以心主一印,专治一司,专用一将,仍立坛靖。晨夕香火崇奉,出入威仪,动止恭敬,诚信相孚,自然灵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