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道学讲堂 >

《道法九要》讲座(4)

时间:2009-06-29 09:1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四讲  节制欲望,安守本分

陈耀庭

一,守分就是要抑制贪欲

人活在世界上,由于生存的需要,因此会有各种各样的欲望。人的许多欲望是合理的,并且通过努力是能够实现的。这样的欲望,并不会给人带来什么灾祸。例如,一个人希望自己能够吃饱穿暖,有个遮蔽风雨的屋子,有个终身从事能够度日的事业,等等。这些都是合理的,而且是经过努力可以实现的。
但是,人对于自己的需要往往会越要越多,毫无休止。没有车的想有车,有了二个轮子的车又想要四个轮子的,有了国产的车又想要进口的车,有了进口的车又想要名车、跑车。因为有不知足的欲望,人就会变得“贪得无厌”。因为“贪得无厌”,自然就不能安分守己,于是人就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道德经》第四十六章说,“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这是一句至理真言。这句话表明道家思想并不一般地否定人的欲望,只是要求人不要不知足,不要有过分的欲望。
白玉蟾《道法九要》的第三要就是“守分”,就是教导我们要恪守本分,抑制贪欲。“守分”的“分”,就是本分、名分的意思。守分就是安守本分,不要不知足,不要痴心妄想,不要有过分的贪欲。白玉蟾说,“人生天地之间,衣食自然分定。诚宜守之,常生惭愧之心,勿起贪恋之想”。“人生天地之间,衣食自然分定”,就是说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穿什么样的衣,穿多少衣,吃什么样的饭,吃多少饭,都是注定的。这个注定“诚”,就是诚然、实在的意思。“宜”,应该的意思。“守”就是安守。“诚宜守之”就是应该安守这个注定的限度。尽管我们的定分可能没有人家富足,但是有吃有穿,就是很好的份额了。“常生惭愧之心,勿起贪恋之想”,一个人如果能够这样想,就会感到自己已经得到很多了,应该满足自己的名份,特别是以自己付出的同得到的相比较,自己应该感觉惭愧,而不应该贪心不足。
接着,白玉蟾进一步说明“自然分定”的道理。“富者自富,贫者自贫,都缘夙世根基,不得心怀嫉妒。学道惟一,温饱足矣。若不守分,外求则祸患必至”。这就是说,富足是命中注定的,贫穷也是命中注定的。“都缘”就是都是因为的意思。“都缘夙世根基,不得心怀嫉妒”,就是说,人的贫富都是因为人在过去前世所作所为的结果,是在上一世已经打下的根基,只是到了今生今世才显现出来。因此,人对于贫富不要有什么嫉妒和不满。“学道惟一,温饱足矣”,意思是说,学道的人拿学道作为自己唯一的目标,能够穿暖了,吃饱了,就足够了。对于学道的人来说,除了学道其他一切都是身外之物。“若不守分,外求则祸患必至”,意思是说,人如果不能安守这个命中注定的本分,追求自己名分里没有的东西,那么,灾难和祸患就一定会降临到头上。
白玉蟾以孔子的学生颜回作例子说,“所谓颜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颜回者,贤人也。学道人,若外取他求,则反招殃祸也,道不成而法不应。若依此修行,法在其中矣。”“颜子”即颜回,孔子的学生,字子渊,生于公元前521年,殁于前490年,春秋末年鲁国人。颜回比孔子小三十岁。孔子称赞颜回的思想品质和学问,称他是自己唯一的同道。颜回喜欢学习,不会迁怒别人,从不重犯错误。 “在陋巷”,就是说颜回居住在简陋的街巷之中。“一箪食”,用竹编的餐具吃饭。“一瓢饮”,用葫芦瓢喝水,从不埋怨。“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别人看他贫穷得要发愁,可是颜回却乐在其中。颜渊只有三十一岁就去世了,死后被尊为“复圣”。白玉蟾称颂颜渊是贤人,就是有高尚情操的人。“若外取他求”,就是如果超越名份以外的去索取,去追求非分的名誉地位,例如非分的金银财宝,不正当的女色情欲等等。“则反招殃祸也”,那就一定会反过来招致灾祸。“道不成而法不应”,学道如果学不成,那么行道法也得不到神灵的响应。“若依此修行,法在其中矣”,意思就是,如果能够守分去修行,那么,道能够学成,法也就能够学到,能够行使了。

二,守戒能得到神明辅佐

《道法九要》的第四要是“持戒”。“持戒”就是“持斋守戒”。斋就是洁净,要保持自己身心的洁净。戒就是守戒,要遵守道门的规戒。一个施行道法的人,想要得到神明辅佐,必要的前提就是“守戒持斋”。当然,“守戒持斋”又是同守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人如果有了贪欲,自然就无法“守戒持斋”,同时,也不能施行道法,即使施了也没有用,因为道法需要神明辅佐,神明不来辅佐,施了也是白施,而且还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白玉蟾说,“夫行持者,行之以道法,持以禁戒。明其二字端的,方可以行持”。“夫行持者”,就是所谓行持。“行之以道法”,施行的是道法的意思。“持以禁戒”,“持”就是遵守,遵守的却是禁戒。“端的”是宋元时期的俗话,意思就是底细、始末。“明其二字端的”,就是白了“持戒”这二个字的根本的道理。“方可以行持”,方才可以做到行持的意思。
学习道法和施行道法,首先要“守戒持斋”。白玉蟾说,“先学守戒持斋,神明自然辅佐”。首先学习遵守戒律,保持身心的清洁。古人说“洗心曰斋,防患曰戒”。“神明自然辅佐”,经过斋戒的道士,在施行道法的时候,就能感应神灵。神明自然就会来帮助学道施法的人。
接着,白玉蟾就以萨真人的事例教导我们。“萨真人云:道法于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酆都出世难。岂不闻真人烧狞神庙,其神暗随左右,经一十二载,真人未尝有纤毫犯戒,其神皈降为辅将。真人若一犯戒,其神报雠必矣,今人岂可不持戒”。
“萨真人”,即萨守坚。宋代道士。道门尊称为萨祖。萨守坚可能是西域人的后裔,祖籍山西汾阳,后移居四川。萨守坚的学道和修道从巴蜀开始,少年时学习医术,有济人利物的志向,但是由于误用药物,于是,放弃医术,改为修道。据传在陕西遇见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先,受“咒枣之术”。后又遇见林灵素,受羽扇一把,据传“有病者,则扇之即愈”。在青城山,萨守坚遇见神霄派王文卿,得“雷法”之传。因此,萨守坚精通三家道法,名震巴蜀、湖广和江南。萨守坚的道法,世称“西河派”,或“天山派”。“道法于身不等闲,思量戒行彻心寒。千年铁树开花易,一入酆都出世难”。这首诗见于“萨守坚”传,意思是说,自身有了道法那不是一件平常小事,想到行道法要保持戒行那是要让人彻骨寒心的。千年的铁树开花还是容易的,坠入地狱再要转世为人那就困难了。
至于白玉蟾说的“真人烧狞神庙”事,据“萨守坚”传称,“萨行数十里,遇人舁豕往庙酬愿。萨以少香附之曰:去酬愿。毕为置炉焚之,其人如诫。迅雷一声,火焚其庙,更不延烧民居。越三年,萨至某渡,无操舟者,举篙自渡,置三文钱于舟中,以偿渡金。因掏水浣手,见一人铁冠红袍,执玉斧,立于水中。萨诃之曰:汝乃何人,速见形。其人立于侧曰:我王善,即某州城隍也。昨真官焚我庙。我家三百余口无依。我实无罪,诉于上帝。帝赐玉斧,令我相随。遇真官有犯天律,令得便宜施行后奏。我随真官三年,并无犯律者。今日渡舟,真官乃置钱舟中,则真官无可报之时矣。今愿为部将,奉行法旨”。白玉蟾说“经一十二载”,但是“萨守坚”传称只有三年。“萨守坚”传称王善是城隍神,但是白玉蟾说是“狞神庙”庙主。这是因为萨守坚的传说并不一致。不过,萨守坚收王善为辅将倒是一致的。“报雠”,就是报仇。白玉蟾说,“真人若一犯戒,其神报雠必矣,今人岂可不持戒”。意思就是萨真人如果犯一次“戒”,那么,王善必然要上告玉帝,给萨祖以惩处,就可能逐出仙班。现在学道的人岂可以不守戒啊。
接着,白玉蟾又讲了许真君的事迹。“更当布德施仁,济贫救苦。昔晋旌阳许真君,一困者为患其家,抱状投之于君。君闻得疾之因,乃缘贫乏不得志而已。真君以钱封之于符牒,祝曰:此符付患者开之。回家,患者开牒得钱,以周其急,其患顿愈。济贫布施,则积阴德”。“更当布德施仁,济贫救苦”,“更当”,除了守戒还有应该的意思。“布德”,就是传布德行。“施仁”,就是施行仁义。“济贫”,接济贫困人群。救苦,救助苦难人群。白玉蟾要求施行道法的人,除了“守斋持戒”以外,还要有高尚的道德,能够帮助贫苦,救济有难的人。
“昔”,过去的意思。“晋”,即晋代。“旌阳”,地名,在四川。许真君即许逊,南昌人,生于239年,374年羽化。许逊在四十二岁时,因为品行超群,被推举为孝廉,任四川旌阳县的县令。许逊当县令,以德理政,以道化民,从严要求官吏差役,爱护百姓生活。白玉蟾说的是许真君故事之一。一个穷人生病在家,写信给许逊。“抱状”,就是书写文书的意思。许逊看了信,得知此人所以生病,是因为穷而不得志的缘故。于是,许逊就将一些钱藏在符牒里面。让人把符牒交给那个写信的人。此人回家以后,打开符牒,得到了藏在里面的钱,帮他解决了急难,病也马上好了。“济贫布施,则积阴德”,意思就是救济贫困的人,布施给他们钱,那是积了“阴德”。一般将他人不知、自己不说的有道德的行为称为“阴德”。
白玉蟾总结说,“行符之人,则建功皆出于无心,不可著相。著相为之,则不是矣。若功成果满,升举可期矣”。“行符之人”,指的是施行道法的道士。“建功皆出于无心”,建立功业都是自然而然的,不是刻意追求的。这就是说,要把遵守规诫,济贫扶困作为一种职责,不用炫耀。“著相”,指的是一种故意的表现。“著相为之,则不是矣”,意思是说,故作姿态的济贫扶困不是建功,不是积德。“若功成果满,升举可期矣”。若,就是如果。“功成”,就是建功成功。建功是“因”,积德是“果”。“果满”,就是救济贫苦,积累阴德达到一定的数量。“升举”,指昇登仙界的意思。“升举可期矣”,就是昇登仙界,名列仙班的理想就是可以期望达到了。

三,守分持戒的神学意义和现实意义
   
守分和持戒是一个学道人信仰生活的二个方面。守分是学道人的思想要求,持戒是学道人的行为要求。这二个方面自然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之所以说它关系到学道人的信仰生活,那是因为它们同道法的学习和施行密切有关,也就是说,它们具有神学意义。
道法学习和施行,关键不是学会一些咒诀、符法、手印和步罡踏斗等行为,学会它们并且按照前辈道长的教导施行,那还是容易的事情。关键是要感应神灵,要使得自己的道法能够召请神灵、调遣神灵,得到神灵的帮助,实现信众委托给我们的通神的要求。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学习道法和施行道法的人必须守分和持戒。
神是道的化身。道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为的。神也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为的。道是无私、无欲的。神也是无私、无欲的。神是由清阳之气凝聚而成的。学习道法和施行道法的道士必须保持自己清阳之气才能感应神灵。这是同神灵相感应的必备条件。如果学习道法和施行道法的人在思想上保持守分无欲,在行动上遵守规戒,就能够使自己保持清阳之气,就有可能与神灵感应。只有召请神灵、调遣神灵,得到神灵帮助获得成功,才能使自己施行的咒诀、符法、手印和步罡踏斗等行为,得到道法的效果。如果施法的人,心里想的是非分的欲望,做出来的是酒肉女色的丑恶行为,这样的人满身是阴浊邪气,怎么可能感应神灵、召请神灵、调遣神灵,达到道法的效果。这样的人能够感应的恐怕只是阴浊的恶鬼,使得恶鬼缠身,给自己带来恶果。
守分和持戒的现实意义。当今社会的学道人,同过去的学道人相比,面对的社会和生活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当今社会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高度发展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生活,人简直不可能没有欲望,因为欲望来自于人的需要。这种需要有动物性的,也有理性的。这种需要也可能成为动力,驱使人们为了满足需要而去发明创造,努力生产。于是,社会就发展和进步得更快。因此,简单地否定人的欲望,让人绝欲是不合理的,事实上也难以做到的。道教不主张否定人的合理的欲望,只是要求人的欲望要合理,要符合社会的发展水平,也符合自身具备的条件。但是,人的欲望常常表现为没有止境,常常贪得无厌。
解决贪得无厌的毛病,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人要自觉克制贪欲。西方的产业革命导致了生产力的大解放,科学技术迅猛地发展。人类在童话或者神话里向往的某些东西,像千里眼、顺风耳、日行千里、昼夜如一等等,今天都成了现实。于是,英国有人就说“知识就是权力”,中国人又把它翻译为“知识就是力量”。这个口号正是贪欲膨胀的体现,因为随之而来的是,无限制的耗用地球资源,无节制地造成环境污染。一些人甚至提出要“控制自然”,“征服自然”,要“再造一个地球”等等。这个贪欲的无限制膨胀,必然的结果就是毁灭地球,最后毁灭人类自己。从大的方面说,人类要充分意识到人的力量有限,人的生命短暂,人的能量局限。人只能守住人类的本分,不要再说什么“人定胜天”、“征服自然”,而要依赖和感谢大自然的恩赐。
从个人来说,同样如此。一个靠工资度日的人,却天天想发财。一个没有文化和专长的人,却想当院士。一个不懂外语的人,却想出国。古人常把这些脱离实际的幻想,称作“痴人说梦”。道教中人,不管庙里香火多么旺盛,他也不会成为巨富,因为这不可能,规戒也不容许。道士的生活最多不过不愁吃穿而已。因此,个人正确的态度就是要守住本分。人可以有欲望,但是首先要考虑实现欲望的条件,而不能脱离实际。其次,为了实现欲望,人必须付出辛勤的劳动,加倍的努力。不劳而获是不可能的,轻而易举也是不现实的。有人说,“只知耕耘,不问收获”,自然能获得成就。不想耕耘,却想收获,那是不可能的。把欲望减得少一点,要求低一点,心态平一点,但是做得努力一点。那么,你的有限而合理的欲望或许能够实现。
“持斋守戒”是从人的行为角度来说的。道门中人常说:“经以检恶,戒以防非”。戒就是防止学道人违反戒律,积累罪孽。南朝刘宋时陆修静的《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说到:“夫斋者,正。以清虚为体,恬静为业,谦卑为本,恭敬为事。战战兢兢,如履冰谷;肃肃栗栗,如对严君。”意思是,道士行斋,关键是心要正。心正就能在思想上保持清虚恬静,行动上保持谦卑恭敬。在行仪的时候,要谦虚谨慎,小心翼翼,就好像面对着严格的君王一样。视神如君,谦卑恭敬,是道士行仪过程中处理人神伦理关系的基本要求。念经和礼拜神明的时候,心中“一心称善,随意愿念”,只有这样自身的清阳之气才能与神灵感应,达到举行斋醮、施行道法的目的。“积功行善”是从正面对持斋守戒的肯定。行法的人累积善功,就能够得到神' ;%迗Z抙8HE' ;%迗Z抙8H在坚持。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一辈子做好事,就积累了一辈子功德,这样的人在享尽天年后,自然能升登仙班。
一个人如果能够处处、时时、事事,注意思想和行为这二方面,那么,在学习和施行道法的时候,自然就能得心应手,似有神助。并且在自身百年以后,升登仙界,不致坠入地狱,受到报对,陷入轮回,不得翻身。

 
 

(责任编辑:dx)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