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讲经说法 >

与人为善 忠孝诚信

时间:2012-01-13 12: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与人为善 忠孝诚信
《太上感应篇图说》中的扬善小故事
刘姝含
道教,顾名思义就是以“道”立教,道就在我们的生命和生活中,须臾不可分离。道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有着密切联系,是人在现实生活中生存发展的根基,是世人美好的精神家园。由道而演教,道教的许多教义学说,不仅非常贴近我们的生活,而且能对我们现实的生活以重要启示,从而有利于人的生存与发展,有利于社会的和谐与进步。道教文化对当前的现实生活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有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匡救时弊的救世良方。道教自古以来就有“众善奉行”的修行追求,要求对人对物都有一颗善良诚信之心。
《太上感应篇图说》中一些扬善小故事生动地阐释了道教与人为善、忠孝诚信、圆融社会、利益人群的丰赡内涵,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并加以挖掘整理和阐扬,以更好地发扬道教优良传统和优良教义,促进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更加和悦,更加高尚。

“阴贼良善”[①]
明朝的宦官王振性情狡诈,善于应对。英宗继位时年纪较小,王振事事都能得到英宗的心意,于是他越位掌管司礼监。王振在外为人很谨慎,背地里却怂恿皇帝用酷刑,防止大臣欺瞒隐蔽。于是很多大臣被整下狱,王振因此而得到更大的权势,变得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他在城东大兴土木,建造府邸,规模宏大,又耗巨资兴建智化寺。侍讲刘球上书给皇帝,直言王振的很多不是。王振仅以几句话就给自己开脱了,皇帝还将刘球下狱。王振暗地里指使人将刘球杀死。大理寺少卿薛瑄给李时勉敬酒,不理王振。王振就捏造事实陷害他们俩,薛瑄差点被害死,李时勉也被下狱。国子监门前,御史李泽遇到王振没有下跪,被王振贬到铁岭当侍卫。驸马石景上书直陈王振的种种罪行,要求问罪与他,但皇帝极力袒护,以先生称呼他,赦免他一切罪行。满朝良臣都遭到王振的压迫和谋害。正统十四年,乜先大举入侵,王振挟持着英宗一起亲征,在风雨中迷路,天象又有变化。王振感到害怕就下令班师回朝,军士迂回奔走,乜先猛力追赶,英宗的军队溃不成军,英宗被俘。英宗的弟弟朱祁钰继承皇位,新帝将王振家族满门抄斩,从他家查抄出来的金银六十多库,一尺多长的玉盘几百个,二十多尺高的珊瑚几十树,珍奇玩物不计其数,人们都说王振是恶有恶报。

“暗侮君亲”[②]
蔡京以谄媚侍奉徽宗,位登丞相,受贿揽权,满朝官员都不敢异议。蔡京儿子蔡攸诡诈心计比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蔡京年老时,每当要拟奏章,都交给蔡攸代为书写,蔡攸心里都不以为然,私下里将奏章修改,圣旨下来果如蔡攸的意思,蔡京以为是圣上修改的,根本没有察觉被自己儿子欺骗。时值金国强盛,蔡攸暗地里私通金国,徽宗的一举一动金国都了如指掌。没过几年,蔡攸的权利跟他父亲比肩,人称蔡京为大蔡学士,称蔡攸为小蔡学士。有一次,有客人来拜访蔡京,蔡京刚坐下,蔡攸进来后突然拿起其父的手,像是在把脉的状态,说:“父亲大人脉象缓慢,身体是不是不太好?”蔡京回道:“我身体很好。”蔡攸离开后,客人问这是怎么回事,蔡京说:“儿子是想我以病罢官。”宣和末年,金人大举入侵,汴京被困,徽宗被迫将帝位传给钦宗,满朝大臣都上书要求治罪蔡攸。蔡攸被贬到岭南。在押解去岭南的路上,蔡攸还洋洋得意地对押解官说:“今天下大势并非赵家的了,我现在虽然丢官,但是又有谁知道以后的荣华富贵说不定更高呢。等到那时候,你们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的。”原来蔡攸已经跟金人私下商议好,金人许诺以后会封他为王。押解官将这件事奏明朝廷,于是蔡攸被诛杀。

“谩其先生”[③]
魏遐昌,江右一位老儒生,以教书为生。有个故人的儿子叫富新,年仅十二岁,家境贫寒,只有一寡母,没钱供其读书。遐昌见他很聪慧,很是怜悯,就免费教他读书。富新二十岁时在乡试中取得功名,乘着车拜访宾客,路过遐昌的门口,不愿进入。本乡有位绅士做寿,主人按照功名将富新安置在上座,而遐昌在下座,富新假装不知,席间谈笑风生,泰然自若。遐昌实在忍耐不住,责问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老师没礼貌。”富新大笑说:“昔日是师徒,如今分贵贱,老头你应该怪自己不长进,不要强求这些虚礼。”众人都对富新的这种狂妄言语很反感,拉着遐昌各自散去。遐昌因为气愤而患大病,静卧时想:虽然富新无情无义,但他的话也对,只能怪自己不长进。病好后,他就开始发奋读书,六十八岁那年,他科举被录取。这时富新已经是进士了,任平乐知县。遐昌会试时,正逢倭寇作乱,骚扰广浙一带,天子以此为题策问,遐昌对答详细,观点鲜明。圣上钦点为探花,授予御史一职,巡视广东,平乐县正好归属广东。时值富新因为贪污被弹劾而入狱,交由御史衙门定案。庭讯时,富新只敢伏在地上叩头,不敢辩解,遐昌不计前嫌,仍然为他平反,仅罢免他的官职。后来遐昌任礼部尚书,到八十岁才告老还乡,圣上予以嘉奖。遐昌做寿,富新也来贺寿,对遐昌行弟子之礼,席间一位曾经参加乡绅寿辰的宾客说:“昔日为师徒,今日分贵贱,尊官何必这么恭敬。”富新汗流满面,逃离酒席。

“叛其所事”[④]
山东晁监生,家财万贯,娶妻纪氏,夫妇两人关系很好,后来他又买了个女优轻云为妾,轻云有才貌,善于狐媚,很得晁的欢喜。因为轻云的挑拨,晁和纪氏反目。有个女尼化缘,纪氏布施于她。轻云诬告纪氏留男僧一起吃饭,唆使晁休了她。纪氏气愤之极,上吊自杀。轻云于是顺顺当当地做了正房。纪氏的父亲和兄弟到官府控告,官事没有了结,纪氏的棺木不能下葬。轻云将灵前的绫罗扯下来做底衣,又命令仆人将棺木放置在别处,正在指挥的时候,轻云忽然像中邪似的,两目睁圆,大骂到:“你这淫妇,生前我倒还容你,你反而不能容我,先掌嘴,看你还敢不敢长舌乱说。”于是轻云掌掴自己的脸五十下,两腮顿时又红又肿,又说:“你跪下,脱去衣服。”云立刻脱下外衣,赤身伏在地上。接着又说:“你这淫妇,有何廉耻心,底衣也是拿我灵前绫罗所做,现在就还我。”轻云脱下底衣,不顾羞耻。一众仆人都跪在地上,恳求饶恕。轻云又骂:“你们这些没良心的,我身前对你们不薄,现在我房中丫鬟饥寒交迫,你们这些势利小人,没有一个人愿意照顾她。这淫妇过几天就会有王法治她,不是欺负我到这种田地,我也不会跟你们这么计较。”说完这些,轻云就神志清醒了,对刚刚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后来巡道提审此案,判处轻云婢妾逼迫主母至死,按律当斩。

“诳诸无识”[⑤]
庠生谭伯符,潜心攻读四书,对文章的讲解精切,名重一时。谭伯符衣服华美,为人和气,但善于心计,能揣测生徒的心意,每日的功课,不过虚假应付;每逢做文章,他也是先将草稿拟好,让学生誊抄一遍,还故意用笔在学生作文上圈圈点点,加以批示,以此欺瞒学生的父兄。学生在书塾玩耍嬉笑,毫无顾忌,谭伯符也只是一味姑息,反而在其父兄面前极力褒奖学生,其父兄都以为学生很有长进,对谭伯符感激不尽,却不知道被他欺骗。数十年间,谭伯符的弟子无一人得第。谭伯符年过四十岁考不上进士,辛酉年科举他又去考。他在住处试拟了两篇文章,同一寓所的两位友人每人得一篇,熟记在心,考试时,第一题竟然就是谭伯符所作的文章命题,谭伯符于是会通两篇文章成一篇,加以润色,心想自己肯定能中。放榜时,他的那两位室友都中了,但是他却没中。谭伯符仰天长叹,想到杭州的庙最灵,于是他乘船至杭州,来到庙中,在屋檐下睡着了,梦见忠肃公将他唤到殿前,怒斥道:“你前生是个屠夫,杀业极重,因你捐了五十两金子助修文庙,所以才能转世从事斯文职业,如今善报已尽,当受恶报,更何况你教学数十年,功课全无,欺瞒东家,以至于聪明的学生都变成顽童,其罪比杀业更重,你不久将要入猪胎,受屠宰之苦,还指望什么科第。”谭伯符回家后果然就得了重病,临死前发出猪的声音。他的一个儿子后来痴呆,两个孙子,一个为盗贼,一个作乞丐。

“谤诸同学”[⑥]
宋之信与常不器是同窗好友,他们一起学习,经常形影不离,两人的文采都很好,而常不器要更为优异。县试时,常不器得第一,宋之信居第二。宋之信心有不甘,想着要陷害常。到了府试,两人都被优选,常不器更优胜一筹,宋之信心里的嫉妒更加强烈了,于是他就暗地里捏造事实,说常不器家财万贯,贿赂考官,才得以获得好名次。他将这些写在纸上贴满大街小巷。郡侯虽然知道这是诬陷,但是因为遭到非议,所以也就不便将常不器列为榜首,只好将宋之信列为第一,常不器排在十名之外。两人相见时,宋之信每次都指天呼吁:“是谁这么缺德,居然这么捏造事实。”并痛骂诬陷之人。常不器也相信宋之信是真心为他好,不会害他。到了院试的时候,两人又都中了,彼此更是情深意重,一同赴省试,房考很喜欢宋之信的文章,极力举荐,主司也对此文激赏不已,已列为魁首之选,等到要揭晓时,考监取卷再加校勘,不小心将烛花落下,试卷被烧毁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商议后,便决定把书经作为备卷,排列名次,自备卷获得第一名的是常不器。常不器后来位居显耀官职,宋之信没有获得任何官职就早逝了。

“虚诬诈伪”[⑦]
邱倚相,整日在酒肆酗酒,说话没有诚信。每当遇到读书人,他就跟人家谈诗文;遇到商人,他就谈买卖交易;遇到公门中人,他就谈时事。不管什么话题他总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而且他总是没有任何根据地随意乱说,被别人批评,他也泰然自若。时值文科岁试,邱倚相在自家门前挂上红布,告诉亲友说,他已经高中了。众人都很惊奇,他文章很差怎么会考中,但这种事情没有说谎的道理,大家只好提着贺礼一起到他家恭贺,正在饮酒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公门中人在放榜,名录中并没有邱倚相。众人都自嘲地笑起来,邱倚相却举杯畅饮,并没有丝毫愧色。过了一些时日,他又说:“我女儿要出嫁了。”众人都怕再次被骗,都问他女儿的亲家是谁,他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有一天,他匆匆忙忙地往城里赶,众人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哥哥强奸婢女事发了,现被县衙锁去了。”众人震惊不已,这时他哥哥刚好走过来,大家都大笑起来,知道又是邱倚相在说谎。邱倚相的妻子金氏,因为小产而身亡了,邱倚相送信至妻子娘家,妻子的兄弟都认为又是他在作弄大家。他的为人已被大家所不齿。邱倚相后来患了大病,还强打精神起来焚香向北叩拜,大家询问缘故,他说:“我一生聪明正直,本府的城隍神要召我为东方书吏,每日服侍左右,日后我就可以升任为土地神。”并告诫亲友清明要以大礼祭祀他,他会保佑众人。众人都说邱倚相一生虚伪狡诈,做鬼还不改其劣性。

《太上感应篇图说》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基本理论,以“积德成仙”为终级理想。其伦理思想是积极向善的,也是社会需要积极倡导的。道教的传统文化特别是道教的劝善思想通过其特有的伦理神学的形式,阐述了天人感应的善恶报应观,《太上感应篇图说》以小故事的形式告诫人们要行善积德,遵守传统的伦理道德,这对促进人心向善,促进社会稳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责编  欣道)


[①]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67页。
[②]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68页。
[③]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68页。
[④]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69页。
[⑤]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70页。
[⑥]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70页。
[⑦] 《藏外道书》卷二十七《太上感应篇图说》,第171页。

(责任编辑:dx)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