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道教学院 >

生活本身即是修炼

时间:2012-02-23 16: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生活本身即是修炼
肖伊绯
两千多年前,在以“经世致用”为己任的儒家学说尚未获得主流力捧,还没有成为社会舆论主旋律的时候,主张“清静无为”的老庄哲学还在大行其道、大唱反调。经世不如撒手不管,有用不如没用自在的理论,即使在之后两千年儒家学说一统天下的情况下,仍然可以用来偶尔放松一下读书人、官人、商人们的神经,压力不再那么大。

然而,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累死在工作岗位;放任自流、花天酒地,喝死在欢场酒局都是一种极端状态下的生活方式与人生结果,这样的方式与结果恐怕都不是常人所愿意接受和能够接受的。历史上这样的名人很多,前者有诸葛亮、岳飞等作代表,后者有刘伶、嵇康等树榜样,以及许多被追认为烈士的好同志,但无论如何,无论是累死还是玩死,总算不上成功人士吧?

到了陶渊明的时代,“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世才情与“采菊东篱下”的脱俗境界让人艳羡,使人们开始意识到,过于极端的生活方式与理想追求对短暂的人生而言都有害的。人们开始从极端向中庸回归,开始从外在的追求转而内心的修炼,也恰恰在这个时代,印度传播过来的佛教打开了中国人的另一层境界之门。

无论是金刚经,还是莲华经,佛教的种种寓言故事与哲学阐示,说到底都只是一部“心经”。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中,无论在什么样的个人境遇中,始终修炼自己的内心世界,在佛教看来,是人生得到解脱与升华的唯一途径。

佛教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佛教徒的迅速成增加,使中国本土原有的学说、教派和思想传统接受洗礼并继而变革,“修炼内心”成为之后中国近两千年思想史的核心命题。所有历经更迭的国家哲学、思想学派、宗教学说都必须直面这个核心命题,解答得是否正确将直接关系到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种学说的兴衰成败。

 “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正是在佛教加入后的中国社会里流传开来的信条;从这则已无从考证明确出处的古代谚语中,我们可以看到,修炼内心的境界层级与修炼者、社会融入程度成正比。逃避、躲藏于世外桃源里的修炼者只能是“小隐”;出入于市井、看似与俗人为伍的修炼者才是“大隐”,这样的大隐以其不易识别、不易确认的身份而给人以一种高深莫测、神秘玄妙的感觉。这种对修炼内心层级的基本界定,说明内心修炼的程度不可能是科学指标式的测量,内心修炼与外在环境可能相关,也可以与外在环境无关。

唐朝的白居易并不满足于“小隐”、“大隐”的划分,在他看来,他自己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中隐”。他在《中隐》一诗中提到:

大隐住朝市,小隐入丘樊。
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嚣喧。
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
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
不劳心与力,又免饥与寒。
终岁无公事,随月有俸钱。
君若好登临,城南有秋山。
君若爱游荡,城东有春园。
君若欲一醉,时出赴宾筵。
洛中多君子,可以恣欢言。
君若欲高卧,但自深掩关。
亦无车马客,造次到门前。
人生处一世,其道难两全。
贱即苦冻馁,贵则多忧患。
唯此中隐士,致身吉且安。
穷通与丰约,正在四者间。

白居易的这首长诗,苦口婆心的告诉人们,修炼内心的重要性以及个人对外界环境的适应性。“中隐”概念的提出,其实是以大白话的方式跟人讲,根据每个人所处的社会环境,要学会因人而异、因地制宜的修炼方式。就像提醒一个太压抑的人从拘谨的环境中放松,就要学会“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样;或者告诫一个太过放任、滥饮无度的人要懂得节制,告诉他“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的实在道理。修炼无处不在,公务员也一样可以做“中隐”,这是白居易的睿智与幽默。

等到苏东坡说“惟有王城最堪隐,万人如海一身藏”时,隐与不隐,其实已经和修炼内心没有多大关系了。大隐、小隐、中隐,人海茫茫,修炼内心只不过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了。修炼,说到底是一个人的修炼,因为内心世界只有自己才能去把握与探索。自宋代以来频频出现于中国主流思想体系中的“禅宗”,更是以行坐住卧皆是禅、喜笑怒骂证菩提为主旨,把修炼内心的途径和手段最大限度的加以放大和扩展,最后形成了所谓“生活禅”,即以生活本身为修炼内心的唯一途径。修炼到此,境界大开。

修炼与生活同步,修炼与生活息息相通,修炼即是生活本身,人们在“大隐”、“小隐”、“中隐”的经典理论中转了一大圈之后,发现山还是那个山、水还是那个水;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珍惜生活,珍视每一天的生命历程,终于返本归真,让人们不再为修炼而修炼,为生活而生活。

其实,在这个都市的每个角落里,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忙碌。我们经常看见那些忙碌的身影:一只手拎着电脑包,一张嘴含着带吸管的牛奶,而脸侧还夹着正在通话中的手机,满脸的无奈与急迫。我们没有理由也不可能放弃“速度”,似乎我们全身心的就生活在“速度”之中。

周一的例会一定会在上午9:00准时开始;周二的财务申请报告必须在下午2:00之前提交:周三的新闻发布会务必在上午8:00之前拿出新闻通稿;周四去上海的航班应该提前到上午10:00,马上改签;周五晚上在香格里拉饭店的晚宴要确保在18:00之前安排好出席嘉宾座次……

一周的时光,都在某种精确的刻度中飞速运行,我们谁都无法为一杯咖啡、一壶茶、一卷水墨画、一窗山水烟雨稍事停留。于是,出现了人满为患的“黄金周”旅游、疯狂购物的周末超市、噪音与兴奋同到极点的迪吧,我们连渡假、休闲、购物都在追求速度,而不得不再次被“速度”摆布。这是怎么了?速度,不是生活。

终于有一天,我们可以呆在北京那个叫“雕刻时光”的咖啡馆里,慢条斯里的享受手磨咖啡的特有香滑;我们可以随手翻一些能够慢慢读下去的小说,比如那一本法国人写的《追忆逝水流年》;我们可以在西湖边走走停停,然后在一所写着“退一步想”匾额的阁楼前坐一坐;我们可以在苏州的留园里找一个亭子坐下,听轻风揉搓竹叶发出的细细声响,渺渺间还可以听到一句舒缓的昆曲“试想她娉婷模样俏华年”……

但愿,这一切都还不是发生在我们老得走不动的时侯;但愿,我们就在现在可以明了,修炼内心即是理解生活,理解生活本身即是我们修炼内心的最高境界。

在“生活”这个广阔天地中,我们可以大有作为,为家庭、为社会也为自己作一次正常速度的生命历程;时快时慢,不紧不慢的生活与修炼,去享受和理解人生应有的风景与境界。



 

(责任编辑:dx)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